1971年入行,陕西省化肥厂 压缩机检修工
全国压缩机标委会净化分标委会 主任委员
1975年西安交大压缩机专业
中通协气体净化设备分会 副理事长
1978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
中国动力工程学会工业气体专委会 副主任委员
(其中1983-1984 哈尔滨工业大学进修)
《压缩机技术》编委会 委员
1986年 西安压缩机厂
《化工机械》编委会 委员
1994年至今 创建西安超滤任董事长总经理
西安联合超滤净化设备有限公司 董事长·总经理
 
 
=======================================================================

不可忽视的干燥器节能

问:很多人认为空压机用电,而干燥器基本不用电,那么干燥器究竟是节什么能?
答、吸附式干燥器是一种低采购成本,高运行成本的高能耗设备,根据其耗能品质和转换效率不同,分为四代机型(见下表)。

众所周知,热能转换为电能效率不到50%,而电能转换有用的膨胀功,其效率不到30%,甚至更低。所以吸附式干燥器的升级换代是围绕着少用气甚至不耗气而进行的。



一代机(无热/微热)是完全或基本依靠无油干燥的产品气而进行再生的;二代机(传统鼓风外加热和压缩热)在加热再生阶段采用电加热或系统中的压缩热,但在吹冷阶段仍需消耗产品气;三代机几乎可做到零气耗,但仍需消耗一些低品质的能源或降低某些性能指标;四代机压缩热零气耗则几乎成为能满足所有性能要求的工业永动机,其总能耗仅相当于空压机输入能耗的0.5~1.5%。综上所述,吸附式干燥器节能降耗技术的核心就是围绕少耗气、零耗气而进行的。
问二:大家越来越注重节能,以往我们的干燥器在设计制造的时候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简要结合产品说一下?
答二、弄清了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国标《压缩空气站设计规范》对高能耗的一代机无热/微热限制在20m3以下,推荐使用有热再生,当采用离心机和无油螺杆机时应优先使用压缩热(余热)再生,但也提醒设计选型者注意,传统的余热再生干燥器仅适用于冷干机应用范围或比冷干机露点稍低一点的应用场合。即传统的余热再生干燥器不能达到其它吸附式干燥器压力露点-20℃的基本指标。
 
 
问三:在空压机行业我们追求所谓的性价比,那么干燥器产品如何体现它的性价比。
答三、传统吸附干燥器是一种典型的低价高能耗设备,在其全寿命周期(二十年)中其采购成本仅占1.5~3%,维保费用也只有1.5~3%,而运行费用高达95%左右。近几年流行的LCC(产品全寿命周期费用评估,见百度搜索),代表着新的性价比评估潮流。笔者做个几个案例,当以三、四代机与第一代机进行LCC评估时,大约每提高采购价1万元,可降低LCC总费用100~150万元。所以笔者在许多场合提出现有的招标体系是天平称芝麻,地里丢西瓜,实质上是对评标专家资源的浪费和对专家价值的蔑视。
 
 

吹牛吹出来的“无耗气”

随着气体净化技术的不断革新,气体净化从变温型的冷干脱水发展成为深度脱水的变温、变压的吸干型,为保证吸附剂的充分再生,技术领域为降低吸附剂再生能耗不断尝试使用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进行创新和探索。




李大明:
 本文的产品照片不像零气耗型,但流程图是典型的循环吹冷零气耗,即加热再生采用环境空气,吹冷时采取系统余气经再生塔带出热风再经冷却器冷至常温后被风机抽入并提压再次送入再生塔带出热量如此循环直至塔内平均温度降至60度以下。该型机仅在四小时切换时放掉塔内压缩空气而在工业上可忽略不计,这种零气耗节能意义重大,技术先进绝非吹牛。